回上一頁

爬樹如朝聖之路,與樹共舞(下)

文/上下游記者 林珮君  發表日期 / 2018-09-21

翁恆斌:攀樹如朝聖之路,也像拜訪好友
為了推廣台灣對攀樹的認識,翁恆斌於2017結合多位攀樹師一同成立「台灣樹藝暨攀樹運動發展協會」,開辦課程讓想考攀樹師證照的民眾有學習的管道,同時舉辦攀樹活動,希望以休閒娛樂的方式提升大眾對攀樹的了解。

翁恆斌說,自己從小喜愛戶外活動,畢業後投入環境教育工作,偶然機會下接觸到攀樹,就此埋下成為攀樹師的志願,如今身為攀樹教練兼考官,教授各種攀樹知識和技巧。他強調,「爬樹沒有想像中困難,站在娛樂的角度,攀樹是一種老少咸宜、兼具挑戰和趣味性的休閒活動。」

原以為爬樹只是一種向上攀爬的高度挑戰,換取抵達樹梢時能一覽絕美視野的獎勵。但對翁恆斌而言,爬樹不是對樹木的征服、也不是為了居高臨下,而是在攀爬過程享受與自然的近距離互動,感受樹木生生不息的活力,同時觀賞樹冠層中豐富的生態系,「比較像是朝聖的感覺,心情很平靜、完全沒有恐懼。」「它(指樹木)在這裡很久了,是它願意讓你上去、你才能上去,它看過的東西比你多太多了,我們必須尊敬它。」

至今已攀過兩百棵以上樹木,翁恆斌把每次的爬樹當成「拜訪好友」,「就一種找朋友的心情吧!摸摸、看看它,順便巡視一下有沒有枯枝要修剪和整理的。」也基於擔心人類對林地的持續破壞,翁恆斌攀樹時總是習慣與大樹對話、默默祈禱樹木能健康活下去,期待還有下次相見的機會。 民眾體驗攀樹樂趣(照片來源/翁恆斌)

年僅24歲女攀樹師 在樹上奏起輕快樂章
同樣也在「台灣樹藝暨攀樹運動發展協會」工作的許荏涵,今年24歲,去年成功考取證照,成為台灣唯一一位女攀樹師、也是國內最年輕的攀樹師。

出生於彰化農村、又身為女性,家人總是交代許荏涵未來找份穩定工作、能餵飽自己就好,但她始終藏有一份想看看世界的願望。有次偶然參與爬樹活動後,她就此著迷,在不被大家看好的情況下,首次參賽就以黑馬之姿奪得「台灣攀樹錦標賽」(Taiwan Tree Climbing Championship,簡稱TWTCC)台灣女子組冠軍,隨後接連再拿下香港、廈門攀樹比賽的海外女子組一、二名,今年8月將代表台灣參加在美國的「國際攀樹錦標賽」(International Tree Climbing Championship,簡稱ITCC),令老闆兼教練的翁恆斌對她稱讚不已。

許荏涵坦言,接觸爬樹後打開了原本較封閉的性格,未來則希望透過參賽與各國好手交流、開拓眼界,完成遊歷世界的夢想。不過令她更開心的是,現在家人不僅全力支持她的目標,甚至對攀樹充滿好奇、還主動表示想體驗爬樹活動。

攀樹師許荏涵(攝影/林珮君)

許荏涵用「擺盪的音符」描述攀樹意象,「一棵樹上有很多繩子,爬樹繩直直垂盪下來,人們高高低低的在繩子中間、很像五線譜。」許荏涵形容攀樹時就像在樹林間流動的音符,從自己喜好奏起忽高忽低、時快時慢的旋律。

此外,她也分享每次爬樹都是一次新的旅程,「儘管有一棵樹已經爬20次了,但每次景致還是會有不同,因為天氣不一樣、心情也就不一樣。」有時有霧霾、看不見前方,有時則天氣佳、能眺望對面山頭;晴天景致令人心曠神怡,陰天細雨裡也有特殊風情。

許荏涵示範專業攀樹動作,她先進行重量測試、確認樹木強度,再熟練的將投擲袋拋向樹椏、安裝好爬樹繩,接著雙手抓起繩子、輕鬆攀爬而上,不一會就抵達樹梢俯瞰而下。 攀樹可以紓解壓力、飽覽美景(照片來源/翁恆斌)

透過爬樹動機,喚起大眾對樹木的重視
「希望讓學員回去後會開始看樹。」翁恆斌指出,人們總是從家中、公園、路邊樹木面前匆匆走過,不曾駐足觀賞,與樹的連結十分薄弱;但親自爬過樹後,可能會開始留心周圍的樹,設想「這棵樹能爬嗎?」有了這樣的動機,也就願意對它的健康狀況投入關心,當大眾都開始重視時,樹木亂剪問題也才有機會改善。

另一方面,當人們有了第一手的爬樹經驗後,就能深刻體會樹木的強壯以及意識到人為破壞的嚴重性,「一棵樹能承受20人攀爬也不會傾倒,但卻會因為不當修剪受到損害。」希望透過攀樹課程進行環境教育,不一定非要攀到制高點,而是體會與自然親近、了解如何友善與樹木相處,進而看見都市中路樹遭齊平斷頭的悲歌,喚起大眾的生態保育意識。

本文由「上下游News&Market(新聞市集)」授權刊出,原文請見上下游News&Market(新聞市集)

訂閱電子報

確認

我要推薦參賽者

確認